提供热点突发、国内新闻、国际新闻、深度报道、社会新闻、专题报道、时事评论、图片报道、军事、历史等全面且即时有深度的资讯内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电影

巩峥:《掬水月在手》用中国古典诗词记录叶嘉莹传奇的一生

01月 01日
小编:林泞| 分类:电影| 标签:编剧中国医生歌王手机免费观看三级在线播放徐若瑄三级魔鬼天使在线播放

《掬水月在手》记录了中国古典诗歌大师叶嘉莹的传奇一生,导演是陈传兴——

这是时代需要的“一颗特殊种子”

羊城晚报记者胡光鑫

"叶老师的故事就像中国女性版的《百年孤独》 . "10月12日,纪录片《掬水月在手》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首映。放映结束后,导演陈传兴出现在广州与观众交流。他描述了《掬水月在手》的英雄叶嘉莹。

《掬水月在手》记录了中国古典诗歌大师叶嘉莹传奇的一生,是叶嘉莹唯一授权的传记片。经历了一生的战乱、政治迫害、丧亲、流放,叶女士晚年在改革开放后回到了中国。无论生活多么动荡,她始终坚持教书和写作,继承了古典诗歌的命脉。

这部两小时的纪录片将慢慢地展现叶嘉莹的生活。陈传兴说:“这绝对不是一部小众的精英电影,而是这个时代需要的特殊种子。”这部电影将于10月16日由国家艺术联合会上映。

叶嘉莹老师

《掬水月在手》海报

电影画面空灵优美

  17次访谈,发掘老师有趣动人的一面

《掬水月在手》的拍摄历时一年,后期制作历时两年,拍摄足迹遍布京津冀、Xi、洛阳、香港、台北、温哥华、波士顿等十多个城市。与此同时,拍摄小组对本人进行了17次深度访谈和拍照,并采访了叶老师的42位朋友和学生,包括作家白先勇、诗人席慕蓉和亚现、汉学家郁文所安、书法家等。

拍摄《掬水月在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困难重重。导演陈传兴制作了一系列文学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记录了周梦蝶、郑愁予、余光中等诗人的生活故事。陈传兴一直希望拍摄叶嘉莹,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直到几年前,陈传兴觉得她和叶嘉莹年龄越来越大,所以她说服妻子廖美丽成为电影制片人之一,自己掏钱制作了这部电影。

“很多受访者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幸运:’作为一个汉诗外行,我敢拍叶老师:”笑着说,“经过两年多的拍摄,叶老师用另一种方式教我。影片中,的助理、南开大学教授说:“很多人把叶老师当神。”试图探索的“人性”一面:“我不能说这部电影是否抓住了叶小姐作为一个“人”的水平,但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她非常有趣和动人的一面。在这两三年的工作中,我至少没有背离叶老师对我和团队的期望,也没有背离叶老师的学生和朋友的期望。"

  情感内敛,用叶嘉莹的方式拍叶嘉莹

《掬水月在手》年,叶嘉莹多次提到王国维在《人间词话》的一句话:“天作一人百害。”这句话是叶嘉莹的人生写照。1924年出生于北京,她生长在一个书香门第。她在少女时代经历了战争和母亲的突然去世,婚后随丈夫去了台湾;20多年后,她游历美国、加拿大等地,饱受政治迫害、中年丧亲等磨难,最终在晚年回到大陆,在南开大学任教。

叶嘉莹的一生坎坷,但这部关于她的生活的纪录片非常内敛。有观众认为《掬水月在手》略显“直白”,但这可能是导演的本意。这部电影拒绝给叶嘉莹贴上标签,只通过她与朋友的故事和她的诗来展现她的生活。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滕伟曾评价《掬水月在手》是“反着火点反人类设计”:“电影里有没有家和国家的感觉:有办法当老师吗:作为母亲、妻子或女儿,你对家庭有什么贡献吗:当然有!然而电影并没有挑起这些点,只是触及了点……电影通过细节和诗词表现了叶嘉莹与人、与世界、与事物的关系。这部电影以叶嘉莹的方式塑造了叶嘉莹。”

电影的结构也很特别。影片没有以时间顺序或重大生活事件为节点,而是分为“门、脉房、内房、庭院、西厢房、无题”六个部分。在陈传兴看来,这座建筑既可以是一个生活空间,也可以是一座记忆宫殿:“我有点贪得无厌地拍了这部电影,在短时间内谈了一辈子。我用叶老师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的空间作为章节。开场是前奏,然后我跨过了‘大门’。最后一章没有章名,整个回到了‘一无所有’和‘空无一物’的状态,意思是叶老师花了近百年的时间。生活,回到更纯粹的状态。”

  空镜留白,寻找中国式电影叙述美学

《掬水月在手》是陈传兴诗歌三部曲的最后一章。他说自己的“自私”隐藏在影片中:“希望找到一种中国式的电影叙事美学。”

《掬水月在手》年,陈传兴试图通过诗歌来实践他的电影美学:“诗歌语言的排比并置和音韵的节奏变化,可以使单调的线性叙述有所不同。”影片中有大量叶嘉莹朗诵的诗歌,配以日本唐乐大师佐藤Smart以杜甫《秋兴八首》为主题创作的电影音乐,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诗歌节奏之美。陈传兴说:“剪辑的时候,听到她念叨我会起鸡皮疙瘩,就像萨满在为天地之神祈福一样。”

这部电影的另一个主要特点是使用了空镜子。影片以持续两三分钟的空镜开场,展示了盛唐长安的地图,唐代壁画、器物、洛阳风光的画面相继出现。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拍摄对象的空镜多次出现。陈传兴说,这些空镜不仅是空白空间和呼吸点,也是故事的主轴之一:“诗歌是时代的语言,代表着时代的精神。除了背诗,我们或许还可以用其他方式还原某个时代。所以我们想到了用器物来传达和想象当时的环境。”讲述、吟诵、音乐、物与空镜交织,引导观众用耳目触摸时空,这也是陈传兴“中国电影叙事美学”的一种尝试。

陈传兴将《掬水月在手》描述为一场舞会的邀请:“这部电影表面上看起来非常传统,是一个女诗人的简单故事,但实际上它是高度实验性的。这部电影是一件大事。我想邀请观众一起跳舞。你得参与,重组,继续读书。”

浏览 来顶一下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一些电影宣布他们将在明年元旦上映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